切换至 "中华医学电子期刊资源库"

阅读排行

  • 一年内发表的文章
  • 两年内
  • 三年内
  • 全部
Please wait a minute...
  • 1.
    新型分离式磁控钳辅助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
    杨振宇, 莘玮, 李浩然, 彭书甲, 包国强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4, 13 (01): 114-114.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4.01.023
    摘要 (1308) HTML (0) PDF (1163 KB) (3)

    多孔(三孔或四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是治疗胆囊良性疾病的标准术式。随着微创外科和美学外科的发展,单孔腹腔镜手术、自然孔腔内镜手术和机器人手术已逐步成为外科医师的新挑战,如何通过其它力学模式进行手术空间的维持,组织器官的牵拉固定,成为腹腔镜减孔技术、单孔技术的重要探索方向。磁辅助手术是微创手术领域的一个新型技术。本团队创新性研制了电调磁控新型手术器械系统,为腹腔镜手术技术的进步和新型腹腔镜(包括内窥镜)手术发展进行了创新性探索。本系统通过智能控制技术,设计多个电磁发生探头,使磁力穿透腹壁,形成局部磁场,并实现磁力可调节;通过腹腔内放置磁控器械,利用磁场拉力将电磁探头与磁控器械相吸,使磁控器械固定到腹壁,实现多部位、多角度的组织、器官牵拉与悬吊,实现磁锚定作用,具有多模式、多功能性、多应用性,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磁悬浮(腔镜+内镜)外科"。本视频以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为切入点,通过利用新型分离式磁控钳的多角度辅助牵拉作用,展现其在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中的应用价值。然而,由于缺乏加长版、可弯曲电凝钩及胆囊抓钳,使得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过程中存在术者双手和镜子光源线、镜身相互干扰的问题。相信随着相关专用手术器械的进一步完善,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将有望成为胆囊良性疾病的新标准术式。

  • 2.
    腹腔镜解剖性右半肝切除术(右肝蒂横断法)
    陈阳, 欧有冠, 王诗洋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5): 589-589.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5.023
    摘要 (564) HTML (0) PDF (1214 KB) (1)

    原发性肝癌是目前我国第4位常见恶性肿瘤及第2位肿瘤致死病因,其中肝细胞癌占75%~85%。近年来随着对肝脏解剖认识的不断深入(肝门板及肝蒂解剖、三维重建及流域分析、Laennec's膜、荧光染色等),操作水平的日益成熟以及性能优异的能量器械加持,腹腔镜肝癌切除在高流量肝胆外科中心已无"禁区"。腹腔镜半肝切除因其解剖结构较容易把控,层面相对清晰,已在国内各级医院广泛开展,并常常作为手术视频比赛要求的标准术式。本视频病例被诊断为"右肝巨块型肝细胞癌(中国肝癌分期Ⅰb期)",于2022年10月8日行全身麻醉下"腹腔镜原位右半肝+胆囊切除术(右肝蒂横断法)"。手术亮点:(1)钝性分离Gate Ⅳ、Gate Ⅵ,直角钳成功贯通并套扎右肝蒂获得缺血线;(2)依次显露第Ⅴ、Ⅷ段肝中静脉分支、肝中静脉右侧壁、肝右静脉主干等重要解剖标志,安全离断相应脉管后获得充分空间再切割闭合右肝蒂;(3)原位切除避免过度搬动右肝造成肿瘤播散;(4)术后快速康复及辅助治疗措施到位,随访9个月余未见复发。

  • 3.
    腹腔镜脾中段巨大囊肿剥除术
    杨雁灵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4): 476-476.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4.025
    摘要 (563) HTML (1) PDF (1077 KB) (1)

    脾脏在机体抗感染、免疫调节、抗肿瘤、造血等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脾脏良性疾病如脾囊肿、血管瘤、错构瘤、外伤等是腹腔镜脾部分切除术的适应证。脾脏血运丰富,质地脆,保脾手术有很大难度。腹腔镜脾部分切除术难点在于创面的确切止血。本视频是1例腹腔镜脾巨大囊肿剥除术,完整剥除囊肿的同时也保留了正常的脾脏,重点介绍了西京医院肝胆外科独创的"水煮肉片"止血法,单极电凝线接到抓钳上,前段夹持花生米(小纱布团),腔镜吸引器吸干创面积血后,小纱布团顶到脾脏创面,生理盐水不断滴湿纱布团,触发单极电凝后小纱布团周边的盐水会被煮沸,局部100℃的开水,止血效果好且不会切割组织,止血效果明显优于双极电凝等其他能量设备。该方法操作简单、经济实用,可用于术中意外脾裂伤、脾外伤、肝创面止血等,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

  • 4.
    胆囊板Laennec膜间隙逆行分离联合Pringle法在困难胆囊LC术中应用(附视频)
    周后平, 袁源, 欧廷政, 李贝贝, 尚明铭, 姚本能, 宋新, 罗雪梅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5): 540-544.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5.013
    摘要 (526) HTML (29) PDF (1469 KB) (45)
    目的

    探讨胆囊板Laennec膜间隙逆行分离联合Pringle法在困难胆囊腹腔镜胆囊切除术(LC)术中的临床应用价值。

    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8年6月至2021年12月湖南省吉首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行困难胆囊LC的98例患者临床资料。其中男36例,女62例;年龄24~85岁,中位年龄49岁。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符合医学伦理学规定。根据手术方式将患者分为实验组(58例)和对照组(40例)。实验组采用胆囊板Laennec膜间隙逆行分离联合Pringle法行LC,对照组行传统LC。两组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等比较采用t检验,术后并发症等比较采用Fisher确切概率法。

    结果

    实验组无中转开腹,对照组中转开腹6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4)。实验组平均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术后住院时间分别为(63±9)min、(17±6)ml、(7.1±0.9)d,明显少于对照组的(80±8)min、(47±6)ml、(7.5±0.9)d(t=-9.75,-25.25,-2.02;P<0.05)。两组术后引流量、术后肝功能、术后并发症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采用胆囊板Laennec膜间隙逆行分离联合Pringle法行困难胆囊LC,可有效控制术中出血,有利于安全分离和保护重要管道,减少中转开腹率,有效缩短手术时间,加速术后康复。

  • 5.
    腹腔镜保留脾脏胰体尾切除术(Kimura法)
    张树彬, 刘建华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4): 474-474.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4.023
    摘要 (504) HTML (0) PDF (1077 KB) (2)

    随着腹腔镜技术的成熟,能量平台的发展以及对脾脏功能认识的深入,目前胰体尾部良性或低度恶性肿瘤多采用腹腔镜保留脾脏胰体尾切除术(Kimura法),其中Kimura法要求全程保留脾动、静脉,只离断脾动、静脉胰腺体尾部分支血管,最大程度保留脾脏功能,其手术难度较大,技术要求较高,对患者选择较严格。Kimura法手术关键在于脾静脉的游离,在游离全程脾静脉时,应遵循"easy-first"原则,优先游离疏松、容易的地方,然后处理瘤体附近静脉回流支,在游离脾静脉时可先悬吊脾动脉,脾静脉出血时可适当阻断脾动脉,减少出血;脾静脉属支的游离采用钝锐结合的方法,小属支(<3 mm)可超声刀直接离断,不建议过多结扎和缝扎,过多结扎会造成小静脉属支撕裂出血,过多缝扎会影响脾静脉主干的通畅性,可能造成术后脾静脉远期通畅性下降、脾静脉闭塞、左侧门静脉高压症及胃底静脉曲张。笔者团队认为,Kimura法成功实施的关键在于以下3点:一是术者成熟的腹腔镜手术经验和解剖经验,熟练的缝合、止血技术;二是对患者的严格选择,胰腺肿瘤直径>5 cm,瘤体与脾静脉关系密切,慢性胰腺炎导致胰腺组织与脾静脉致密粘连时不宜选择Kimura法;三是胰尾部与脾门的关系也是能否完成Kimura术不可忽视的因素,部分患者胰尾部深入脾门,脾门部脾动静脉分支血管较多,容易造成出血,且此位置较深,止血较困难,此时不建议行Kimura法。

  • 6.
    3D腹腔镜胆囊癌根治术
    林超群, 刘军, 黄国兵, 何翔, 王志华, 范应方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4, 13 (03): 404-404.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4.03.025
    摘要 (487) HTML (0) PDF (1076 KB) (1)

    胆囊癌是最常见的胆道恶性肿瘤,约占全部胆道恶性肿瘤的2/3,位列消化道肿瘤发病率第6位。目前,胆囊癌仍采取以外科根治性切除手术为主的综合性治疗模式。根据不同部位及TNM分期,分别采取相应的手术方案,包括联合肝脏切除、联合器官切除及血管重建、切除肝外胆管及胆肠吻合,以及不同范围的淋巴结清扫等。目前胆囊癌临床分期主要采用美国癌症联合委员会(AJCC)癌症TNM分期系统。AJCC第8版TNM分期系统根据原发肿瘤浸润胆囊壁和肝组织的深度、区域淋巴结转移数目以及是否存在远处转移进行评估,其中T分期决定胆囊癌的肝切除范围,即采取标准根治术或扩大根治术。本视频患者经术前增强CT诊断分期为T3N0M0,按《胆囊癌诊断与治疗指南(2015、2019版)》可行腹腔镜肝Ⅳb、Ⅴ段切除+胆囊切除+上腹腔淋巴结清扫。

    研究显示,对术前影像学检查及术中超声检查无肝脏受侵迹象的胆囊癌进行腹腔镜胆囊癌根治术及淋巴结清扫,患者术后5年生存率可达90%。胰头后方第13组淋巴结是胆囊癌淋巴结转移常见部位,第16组淋巴结属于远处淋巴结,如果该处活检阳性,表明已发生远处转移,应放弃根治性手术。随着微创外科和各种无瘤操作技术的发展,我们在腹腔镜肿瘤切除及淋巴结清扫方面的经验逐渐增加,无论在术中术后并发症和肿瘤的生物学预后方面均媲美甚至优于开腹手术。总之,以腹腔镜为代表的微创外科技术在胆囊癌外科治疗中,应严格把握手术适应证,规范治疗,最大限度提高患者生存率并减少手术并发症。

  • 7.
    腹腔镜胆总管囊肿切除+左半肝切除+胆管空肠吻合术
    张俊晶, 卢俊杰, 王慧君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4): 475-475.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4.024
    摘要 (458) HTML (0) PDF (1070 KB) (2)

    先天性胆总管囊肿(congenital choledochal cyst,CCC)作为先天性胆道畸形,多由于胰胆管合流异常所致,好发于婴幼儿及青少年群体,患者多以腹部包块、腹痛及黄疸为主要表现。CCC传统治疗主要以开放胆总管囊肿切除、肝管空肠Roux-Y吻合术为主,但开放手术创伤大,有诸多不利影响。随着微创外科快速发展,近年来腹腔镜手术逐渐应用于CCC治疗中,越来越多的医院及外科医师接受并采用该术式。此次我们团队采用腹腔镜微创方式为患者行手术治疗,但手术难度高于一般的腹腔镜胆总管囊肿切除术。首先,患者胆总管囊肿较大,粘连严重;其次,术中发现肝右动脉解剖变异,位于胆总管前方;再次,左肝管也扩张,且囊肿下端深入胰腺实质,紧邻胰管,该患者实施腹腔镜下胆总管囊肿切除+左半肝切除+胆管空肠内引流,手术难度增加,但得益于术前的充分准备以及术中的仔细辨认、操作,手术顺利,目前患者安全出院。相信随着微创外科的发展以及各位医务工作者的努力,越来越多的患者将获得受益。

  • 8.
    腹腔镜保留十二指肠胰头全切术
    黄国兵, 何翔, 林超群, 王志华, 刘军, 范应方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6): 721-721.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6.025
    摘要 (448) HTML (0) PDF (1100 KB) (1)

    近年来随着影像学技术、三维可视化诊断技术的发展和健康体检的推广,胰腺肿瘤的检出率明显提高,需要进行外科干预的胰腺疾病患者逐渐增加。传统的胰腺外科术式如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治疗胰头良性肿瘤和结石等良性胰头部位病变时,不仅需要切除胰头胰颈部,还涉及到周围脏器如胃、十二指肠的切除和重建。而作为重要的内外分泌器官,胰腺内外分泌功能的丧失以及周围脏器的切除对患者术后的生存质量产生严重影响。因此,对于良性和低度恶性的胰腺病变,在完整切除病灶的前提下,以最小创伤、最大脏器功能保护、最佳康复效果为目标的保留功能的胰腺外科手术,逐渐为国内广大临床医师所接受。

    由于胰头区域解剖结构复杂,十二指肠和胰头在胚胎发育和外科解剖上难以分离,胰头肿瘤行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曾被认为是标准术式,而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因难度极高被业界公认为腹部微创手术中的"珠穆朗玛峰",而保留十二指肠的胰头切除术则是"王冠上的明珠"。保留十二指肠的胰头切除术于1972年由德国Beger首先提出,因此又称Beger手术。Beger强调不要游离胰头及十二指肠,但要保留部分胰腺组织,以免损伤供应十二指肠及胆总管的血管弓,这导致无法完全切除胰头,或疼痛缓解不彻底,还有残留胰头癌变的风险,且胰瘘发生率较高。而本视频"腹腔镜保留十二指肠胰头全切术"完整切除了胰头病变且保留了十二指肠内侧以及钩突部后壁的结缔组织,从而保留了胃十二指肠动脉(GDA)与肠系膜上动脉(SMA)分支在十二指肠内侧形成的血管弓,避免十二指肠和胆管下端缺血。对于同时合并胆总管下段狭窄患者,也可选择在近侧胆总管切开并置入T管引流。

  • 9.
    ICG荧光导航3D腹腔镜左半肝联合Spiegel叶切除治疗左肝内胆管细胞癌
    何翔, 刘军, 黄国兵, 林超群, 王志华, 范应方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4, 13 (02): 251-251.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4.02.024
    摘要 (358) HTML (0) PDF (1158 KB) (1)

    肝内胆管细胞癌(ICC)是来源于左、右肝管汇合部以上胆管上皮细胞的恶性肿瘤,其发病率仅次于肝细胞癌,占原发性肝脏恶性肿瘤的5%~20%。对于罹患ICC的患者,有许多局部治疗手段可以选择,但消融、介入、化疗、靶向、免疫等治疗手段效果欠佳,手术切除仍是治疗ICC的首选方法,也是唯一有可能治愈ICC的手段。对于体积较小或位于肝周的肿瘤,手术切除相对容易。但ICC侵袭性强,多数具有沿胆管浸润生长的特点,为达到根治性切除常需要行大范围肝切除。采用腹腔镜联合ICG荧光导航治疗ICC,一方面可以确保足够的手术切缘,另一方面,腹腔镜手术较开腹手术可减少手术创伤,减轻粘连,缩短住院时间,有利于ICC患者术后恢复及复发后的再次手术。

  • 10.
    3D腹腔镜胰腺中段切除术
    林超群, 刘军, 黄国兵, 何翔, 王志华, 范应方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6): 720-720.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6.024
    摘要 (299) HTML (0) PDF (1100 KB) (1)

    胰腺囊性肿瘤(pancreatic cystic neoplasms,PCN)是指源于胰腺导管上皮和(或)间质组织的囊性肿瘤性病变。近年来随着影像学检查手段的进步和普及,PCN检出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在全部人群中的检出率约为2.2%。PCN包括良性、低度恶性及恶性,即使同一肿瘤在生长过程中也可发生从良性到恶性的转变。针对胰腺颈体部的PCN,如行标准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或胰体尾切除术,往往导致过多的正常胰腺组织和周围器官的联合切除,不仅增加了手术创伤,也增加了胰腺内外分泌功能不全的风险,影响患者术后生活质量。而胰腺中段切除术仅切除胰腺颈部病变组织,保留了胰头和胰腺体尾部,可降低胰腺内外分泌功能不全的发生率,还可避免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术式的复杂消化道重建。随着微创外科、加速康复外科理念的发展,腹腔镜胰腺中段切除术的开展逐渐增加。相较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和腹腔镜胰体尾切除术,针对胰腺颈部良性或低度恶性肿瘤行腹腔镜胰腺中段切除术不仅创伤小,还可减少术后内外分泌功能不足,有利于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但该术式难度较大,术后胰瘘风险较高,需由经验丰富及熟练掌握腹腔镜胰肠吻合技术的医师完成,以降低术后并发症发生率。

  • 11.
    胰腺捆绑交锁式胰肠端侧吻合术
    陈曦, 付瑞标, 朱锦辉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4, 13 (02): 252-252.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4.02.025
    摘要 (286) HTML (0) PDF (1247 KB) (1)

    随着腹腔镜技术的发展,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应用越来越广泛。其中胰腺残端的重建是该术式的难点和重点,与术后胰瘘等并发症的发生密切相关。目前胰腺残端重建的方式有很多,但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完全避免胰瘘的发生。本视频介绍笔者团队设计和使用的一种新的胰肠吻合方法——"胰腺捆绑交锁式胰肠端侧吻合术",该方法是我们团队在熟悉多种经典的胰肠吻合方法之后,结合自己的思考并在手术中加以实践形成的,尤其适合质地柔软的胰腺,目前经过实践初步体现了该术式的安全性和便利性。

  • 12.
    ICG荧光导航腹腔镜肝右前叶切除术
    孟令展, 俞鹏, 李虎, 朱震宇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5): 590-590.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5.024
    摘要 (276) HTML (0) PDF (1261 KB) (2)

    精准肝切除术是继解剖性肝切除术后提出的一种全新外科理念与技术体系,目的在于彻底清除病灶的同时,确保剩余肝脏解剖结构完整及功能性体积最大化,并最大限度控制手术出血及全身性创伤侵袭,最终使患者获得最佳康复效果。本手术是1例临床较为常见的乙型病毒性肝炎肝硬化合并原发性肝癌(肝癌)的患者,既往因肝癌曾行射频消融及TACE治疗,术前通过CT、MRI及超声造影确定肿瘤活性病灶,并通过三维重建进行模拟切除,制定腹腔镜肝右前叶切除术的手术方案,避免了右半肝切除,减少术后肝衰竭的风险。腹腔镜肝右前叶切除术是较为复杂的手术,手术断面多,涉及肝右、肝中静脉的显露,右前叶肝蒂的离断,手术风险较高,既往通过传统的缺血线及术中超声定位肝右、肝中静脉来划定右前叶与右后叶及左半肝的分界线,但由于肝段间分界是一不规则的三维层面,依靠肝脏表面缺血线往往难以达到精准切除。本手术视频通过优先Glisson鞘外阻断右前叶肝蒂的方法,外周静脉注射1.25 mg ICG,按照实际缺血线及荧光反染后显影,准确标记右前叶边界,结合术中超声及肝门血流阻断技术,实施精准的肝右前叶切除术,对于肝蒂损伤后进行镜下缝合,避免术后胆漏的发生。ICG荧光影像技术是继术前计算机三维立体成像、术中超声后出现的又一种新的辅助手段,可使肝脏表面和肝实质三维立体染色,在腹腔镜手术中实现实时立体导航,为手术的精准性及安全性提供有力保障。

  • 13.
    达芬奇机器人保留十二指肠胰头切除术
    周宝勇, 李明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6): 722-722.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6.026
    摘要 (261) HTML (0) PDF (1057 KB) (1)

    达芬奇机器人技术已被广泛应用于多个外科领域,其具有灵活可转动的手术器械、高达10倍的3D视野效果及器械颤抖过滤功能等优势,可以实现精细的操作。近年来,保留十二指肠胰头切除术(duodenum-preserving pancreatic head resection,DPPHR)是应用于胰头良性及低度恶性肿瘤的外科治疗新手段之一,越来越受到胰腺外科医师的重视。这一术式在完整切除胰头病变的同时可保留胃、十二指肠、胆道的连续性,减少消化道的重建,保留了胰-肠轴,保持了正常的生理腔道,更符合人的正常生理,患者术后获益更多。本手术视频是达芬奇机器人保留十二指肠胰头切除术的完整过程,术中着重展示血管及胆道的游离与保护,胰头组织与十二指肠的分离,充分体现了达芬奇机器人在胰腺手术中的优势。

  • 14.
    信迪利单抗联合仑伐替尼成功转化治疗不可切除肝癌一例
    杨秀君, 崔梦莹, 张丹, 曲仙智, 苗云皓, 盛基尧, 郑戈, 刘水, 张学文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5): 581-584.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5.021
    摘要 (220) HTML (0) PDF (1908 KB) (7)

    我国是肝细胞癌(肝癌)大国,全世界约有50%肝癌来自我国,且总体生存期较差。首诊时中晚期患者比例较高是我国肝癌病死率高的重要原因[1]。随着系统治疗的进步,中晚期肝癌的治疗模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肿瘤完全切除是达到根治性目的的重要保证,更是确保晚期生存获益的前提[1,2]。如何将不可切除肝癌通过转化治疗降期,创造根治性手术切除的机会将大大提高中晚期患者的生存获益。近年来,随着精准医学的发展,尤其是多靶点激酶抑制剂为代表的靶向治疗,及以PD-1和PD-L1为代表的免疫治疗,正逐步改变中晚期肝癌的围手术期治疗策略[3,4,5]。目前,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仍为一线推荐的系统治疗方案(Ⅰ级推荐)[6]。然而,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ICI)为主的联合治疗方案在Ⅱ期及Ⅲ期临床实验及临床实践中均显示出较好的安全性及疗效,随着ORIENT-32及KEYNOTE 524/Study117数据公布[7],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hinese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CSCO)已将以ICI联合抗VEGF单克隆抗体及ICI联合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TKI)类药物列为一线推荐[8]。现将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收治的1例中国肝癌临床分期(China Liver Cancer Staging,CNLC)Ⅲa期合并胆管癌栓的不可切除肝癌患者,经信迪利单抗联合仑伐替尼转化后根治性手术治疗,术后评估为完全缓解(complete response,CR)的诊治过程报告如下。

  • 15.
    机器人辅助胰腺中段切除术(胰胃吻合)
    肖卫东, 黄俊甫, 方康, 孙根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4, 13 (02): 250-250.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4.02.023
    摘要 (168) HTML (0) PDF (1222 KB) (2)

    胰腺中段切除术(central pancreatectomy,CP)是治疗胰颈部及近端体部良性或低度恶性肿瘤的理想术式。CP的最大优势在于最大限度保留正常胰腺组织,降低术后胰腺内外分泌功能不足的风险。CP术后残胰消化道重建方式主要有胰肠吻合、胰胃吻合和端端吻合等,在微创手术时,胰胃吻合操作相对简便,同时可减少吻合口,节省手术时间。随着机器人技术的不断发展,机器人辅助CP的安全性和微创优点已得到证实。本视频为机器人辅助CP(胰胃吻合),手术步骤:探查腹腔后用超声刀切开胃结肠韧带,进入小网膜囊,显露胰腺中段和肿瘤部位,确定胰腺远端和近端切缘;游离胰腺中段下缘和背侧,距肿瘤约2 cm处超声刀切断胰体部;沿脾静脉前方向胰头侧游离肿瘤和胰腺中段,显露并保护脾动脉和肝总动脉,距肿瘤约2 cm处超声刀切断近端胰腺;5-0 Prolene线缝闭近端胰管,3-0 Prolene线连续缝合近端胰腺断端;远端胰腺行胰胃吻合,外层3-0 Prolene线连续缝合,内层5-0 Prolene线连续行胰管胃黏膜吻合,胰管内置内引流支架。

  • 16.
    血液净化治疗在高血脂性重症胰腺炎中的应用
    许磊, 孙杰, 陈先志, 张家泉, 李旺勇, 冯其柱, 王琦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4): 464-468.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4.021
    摘要 (106) HTML (24) PDF (1238 KB) (8)

    急性胰腺炎(acute pancreatitis,AP)是常见的急腹症之一,也是引起腹腔感染的第四大原因[1]。AP常见的病因有胆结石、过量饮酒、高甘油三酯血症(hypertriglyceridemia,HTG)和ERCP治疗,但近些年HTG病因上升到第2位[2]。对于继发于HTG的AP的确切发病机制尚不清楚,可能与游离脂肪酸、氧化应激、Ca2+超载、微循环障碍和遗传等有关[3,4]。系统性炎症反应综合征(systemic inflammation reaction syndrome,SIRS)是重症急性胰腺炎(severe acute pancreatitis,SAP)的早期特征,SIRS病情的持续进展可导致多器官功能障碍(multiple organ dysfunction syndrome,MODS),最终引发严重的腹腔感染、败血症以及休克,导致较高的病死率,这可能与具有促炎和抗炎成分的细胞因子失衡有关[5]。继发于HTG的AP似乎较其他原因导致的AP更严重[6]。迄今为止,已有多种高血脂性重症胰腺炎(hyperlipidemic severe acute pancreatitis,HL-SAP)的降脂治疗方法,比如胰岛素、肝素和降血脂药物等保守疗法,但降脂速度缓慢[7]。血液净化可在短时间内降低甘油三酯(triglycerides,TG)水平,解除病因,有效缓解病情进展。然而,对于血液净化治疗的远期获益存在争议[8]。本文重点关注不同模式及组合的血液净化治疗在HL-SAP中的应用,希望能为个体化血液净化治疗提供帮助。

  • 17.
    计算机视觉技术在肝癌肝移植疗效提升中的研究进展
    王晓东, 汪恺, 葛昭, 丁忠祥, 徐骁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4): 361-366.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4.001
    摘要 (96) HTML (1) PDF (1302 KB) (13)

    计算机视觉(computer vision,CV)技术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能利用计算机与相机模拟生物视觉,对图像进行精确分析[1]。现代医疗中,CV技术能借助各类AI算法从医学图像中提取出大量视觉特征,辅助疾病诊疗。自1963年Starzl等完成首例人体肝移植手术以来,历经数十年的发展,肝移植技术得到不断改进及完善,目前已成为各类终末期肝病的有效治疗手段[2]。肝移植作为一项涉及供受体双方多种变量因素的复杂手术,其在供受体筛选、移植预后预测等方面将会产生大量的医学图像用作评估,这与CV技术的优势较为契合。有效运用CV技术处理肝移植围手术期医学图像,将为肝癌肝移植疗效提升提供巨大助力。

  • 18.
    Laennec膜入路Glisson鞘外阻断联合ICG荧光影像在解剖性肝切除术中的应用(附视频)
    周后平, 欧廷政, 尚明铭, 袁源, 李贝贝, 姚本能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4, 13 (01): 57-61.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4.01.011
    摘要 (84) HTML (14) PDF (1377 KB) (5)
    目的

    探讨Laennec膜入路Glisson鞘外阻断联合ICG荧光影像在解剖性肝切除术中的安全性和疗效。

    方法

    回顾性分析2022年1月至2022年10月湖南省吉首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施行肝切除术的25例患者临床资料。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符合医学伦理学规定。其中男11例,女14例;年龄45~73岁,中位年龄50岁。术中沿Laennec膜间隙入路鞘外解剖Glisson蒂,使用弹力带悬吊阻断目标Glisson蒂;从外周静脉注射ICG利用荧光影像完成解剖性肝切除术。观察手术安全性和疗效。

    结果

    所有手术均顺利完成,无围手术期死亡。患者均采用Glisson鞘外区域肝蒂弹性阻断联合ICG荧光染色完成解剖性肝切除术,其中肝左外叶切除4例、左内叶切除1例、左半肝切除7例、右前叶切除2例、右后叶切除2例、右半肝切除3例、S2段切除1例、S3段切除2例、S3 + S4段切除1例、S4 +右前叶腹侧段切除1例、肝S6 + S5d段切除1例。切除病肝的同时最大程度保留了剩余肝体积的组织功能,无一例医源性胆管血管损伤。手术时间中位数4.3(1.5~6.0)h,术中出血量80(20~600)ml。术后1周内肝功能均恢复正常,无术后出血及胆漏发生,均恢复顺利出院。

    结论

    Laennec膜入路Glisson鞘外阻断联合ICG荧光影像在解剖性肝切除术中应用安全、有效,为建立流程化、标准化的解剖性肝切除手术方式提供了新的思路。

  • 19.
    一种自制超微创牵拉器械在经脐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中的应用
    母德安, 陈淋, 郎成, 汪鑫, 苏怀东, 向涵, 张伟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4, 13 (03): 405-405.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4.03.026
    摘要 (79) HTML (0) PDF (1121 KB) (1)

    为使患者受到更小的手术创伤,减少患者痛苦,术者团队自2008年开展经脐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至今累计完成经脐单孔腹腔胆囊切除术近2 000余台。我们在探索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的过程中发现,术者仅靠脐部手术孔进行手术确实存在明显的"筷子效应",进而导致术区视野受限、操作困难等情况。我们团队也尝试过许多方法,比如自制不同类型的单孔操作装置等,均未达到预期效果。目前我们自制了一种超微创牵拉装置,该装置从患者右上腹部刺入(不占用腹腔镜通道),并穿过胆囊浆膜层,可对胆囊完成360°牵拉,在皮肤表面仅留下横径约1.8 mm无需任何处理的伤口。该自制装置初步进行临床使用,目前已辅助完成经脐腹腔镜胆囊切除术超过50例,手术时间明显缩短,手术难度降低,初步认为该辅助装置使用可行,后续应用过程中我们将进一步完善该装置,并继续应用于辅助单孔腹腔镜胆囊切除术。

  • 20.
    机器人肝切除技术的优势与劣势
    张立鑫, 朱建交, 李敬东
    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 2023, 12 (05): 477-479. DOI: 10.3877/cma.j.issn.2095-3232.2023.05.001
    摘要 (77) HTML (1) PDF (1233 KB) (12)

    作为腹腔镜技术的延伸与突破,机器人手术系统也已引入外科领域20余年。自2003年Giulianotti等[1]报道世界首例机器人肝切除术以来,国内外对于机器人肝切除术的研究逐渐增加,主要报道内容也由早期个案报道逐渐发展至单中心较多病例的回顾性分析以及经验总结等。随着对精准外科、快速康复观念的提倡,关于机器人肝切除术的研究报道也成为热点。Kingham等[2]、Machado等[3]和Perrakis等[4]均报道了机器人肝切除术在国外多个医疗中心的成熟应用。机器人肝切除术在国内起步虽晚,但研究更广,颇有后来居上之势。王晓颖[5]于2014年成功完成亚洲首例机器人活体肝移植左肝供肝切取、亚洲首例机器人ALPPS、国际首例机器人联合肝脏、直肠及肺等多器官同步切除等复杂手术。截至2019年,解放军总医院刘荣等[6]报道完成的机器人肝胆胰手术已超过3 000例,其中机器人肝切除手术超过1 000例。苗毅和奚春华[7]也提到机器人到底是工具抑或是玩具,中国年青一代的肝胆外科医师是否应该拥抱新时代,接受新科技呢?为此,笔者就近年文献报道的机器人肝切除技术的优势与劣势进行综述。

阅读排行

更多